小型巡飛彈的發展及應用分析

2022-09-30 09:27:10

來源:防務快訊

AK-47和單兵攜帶防空系統(MANPADS)等小型武器和輕武器的進步,使單兵具有越來越強的破壞能力。小型巡飛彈是輕武器發展的最新形態,為單兵提供了精確識別和攻擊數英里外目標的能力。小型巡飛彈的擴散,就像之前的AK-47和MANPADS一樣,將為國家和非國家行為者提供一個強有力的新工具,可用于推進其軍事和政治目標。在本次俄烏沖突中,烏克蘭運用了美國援助的“彈簧刀”系列巡飛彈對俄軍實施了打擊,俄軍也運用ZALA公司研制的巡飛彈對烏軍進行了攻擊。本文摘譯自美國威廉瑪麗學院“國際和平與安全計劃”下的研究報告,內容涉及小型巡飛彈的分類及全球市場分布情況,弱小國家和非國家暴力行為者對小型巡飛彈的應用,以及小型巡飛彈的應對措施。

 

1、小型巡飛彈的分類

巡飛彈也稱為“自殺式”無人機或“神風”無人機,是裝備有小型彈頭的自主無人機,使用光電相機和人工智能(AI)來識別和打擊目標,并在此過程中通過毀摧無人機來達到殺傷目標的目的。目前,大多數自主巡飛彈是在有監督的自主模式(人在回路中)下運行,操作員可以在發射后進行干預,以召回無人機或改變目標。光電目標瞄準允許根據預定目標或目標類別的特征對巡飛彈進行編程。這些小型無人機可以在空中徘徊數分鐘到數小時,并可搜尋最遠25英里以外的目標。

                         

小型巡飛彈是一種新興的巡飛彈,與目前的便攜式武器(如輕型和中型迫擊炮)相比,小型巡飛彈能夠使單兵以更高的精度識別目標,同時以更遠的射程投送力量。小型巡飛彈是一種攜帶不到2公斤彈頭的緊湊型系統,意在瞄準人員或小型車輛和火炮。這些戰術武器屬于便攜式武器(重量在5至15磅之間,長度在30厘米至1.5米之間),并可由單人發射。小型巡飛彈的射程通常為6至25英里,飛行時間在15至45分鐘之間,最高時速可達120英里。由于體積小、飛行剖面低,它們的雷達信號也比其他戰斗無人機低,這使得它們更難被發現和對其進行反擊。小型巡飛彈有時會與武器化的業余愛好者無人機混淆,因為它們尺寸相近并且都采用類似“神風敢死隊”的攻擊方式。獨立懸停和使用光電瞄準引導自身到達目標的能力是巡飛彈與業余愛好者無人機的主要區別。

小型巡飛彈可分為以下兩類:

(1)巡飛導彈:這些無人機有機翼,通常從發射筒中發射。巡飛導彈是一種更常見的小型巡飛彈。目前的小型巡飛導彈包括美國的“彈簧刀-300”、以色列的“英雄-30”和土耳其的ALPAGU小型巡飛導彈。

(2)巡飛旋翼無人機(L-RWD):L-RWD是一種自主式無人機,使用旋翼進行垂直起飛和飛行。這些無人機是目前最先進的小型巡飛彈,因為它們比巡飛導彈具有更高的自主性,并且不需要發射筒發射。L-RWD的外觀看起來像非致命的商用無人機,但裝備有軍用彈頭。目前的L-RWD包括土耳其的Kargu-2、以色列的Rotem L和俄羅斯的 ZALA 421-22。

 

2、小型巡飛彈的全球市場分布情況

小型巡飛彈是大型無人機和導彈的廉價替代品。由于對小型巡飛彈的需求與日俱增,導致這些巡飛彈的市場擴大,價格也隨之下降(見表1)。2012年,美國以1000萬美元的價格在阿富汗部署了75枚“彈簧刀”小型巡飛彈,每架無人機的價格約為13.3萬美元。如今,一枚“彈簧刀”小型巡飛彈的價格僅為6000美元。隨著這些武器市場的擴大,小型巡飛彈的成本只會進一步下降。

表1 典型巡飛彈一覽

小型巡飛彈易于運輸,而且比大型巡飛彈用途更廣。這些優勢,加上它們的飛行距離,使得一些大國和中等強國對購置小型巡飛彈的興趣日漸濃厚。高需求將導致更多國家進入市場,生產和購買小型巡飛彈。2020年的一項無人機生產研究顯示,有90個國家擁有I類軍用無人機(重量低于150千克的無人機)項目,有102個國家擁有所有等級的無人機項目。相比之下,2010年全球總共只有60個軍用無人機項目。美國、土耳其和以色列目前是小型巡飛彈的主要生產國。

許多小型巡飛彈出售給處于沖突中的脆弱國家,因為這些武器價格低廉,重量輕,而且是致命武器。盡管這些武器出現在沖突地區,但卻沒有任何機制來監督小型巡飛彈的銷售。此外,也沒有關于在交付后接收國如何使用小型巡飛彈的規定。缺乏武器控制措施將使這些武器在不穩定國家迅速擴散。

 

3、小型巡飛彈的應用

對于弱國政權來說,小型巡飛彈是一把雙刃劍。這些武器一方面可以增強這些國家向內部和外部投送力量的能力,然而另一方面,小型巡飛彈也將顯著提高叛亂分子、恐怖分子和犯罪組織的力量投送能力。傳統的防空系統很難探測和攔截到小型巡飛彈,這使得這些武器在脆弱國家成為一個重大威脅。

  3.1  弱國政權對小型巡飛彈的使用  

小型巡飛彈為弱國領導人提供了推進其政治目標所需的空中力量——即消除政權生存的國內威脅——并在與地區對手的僵持沖突中贏得勝利。

(1)低成本的鎮壓工具

小型巡飛彈能夠使弱國政權減少控制人口所需的士兵人數,從而降低鎮壓成本。如果專制政權無法支付和維持軍隊和國家安全部隊的相關費用,就會面臨軍隊叛逃到反對派組織的風險。然而,小型巡飛彈減少了鎮壓起義所需的士兵數量,只需要幾名士兵就能夠操作小型巡飛彈。因此,某些專制者可以依靠其安全部隊中最受信任的成員來鎮壓民眾,而這些士兵永遠無需與其所瞄準的民眾面對面。

2020年,聯合國利比亞武器制裁小組發現,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部隊使用土耳其STM公司制造的Kargu-2無人機(巡飛旋翼無人機)獵殺和攻擊忠于利比亞陸軍元帥哈利法·哈夫塔爾(Khalifa Haftar)的利比亞國民軍民兵部隊。Kargu-2在利比亞的成功引起了馬來西亞的注意,由于馬來西亞總理伊斯梅爾·薩布里·雅科布(Ismail Sabri Yaakob)暫停立法機構的運作和選舉,馬來西亞本身也正卷入一場政治危機。但是,這位馬來西亞總理并沒有忽視小型巡飛彈在保護政權方面的作用。因此,一些專制領導人很可能會利用小型巡飛彈來維持他們對權力的掌控。

(2)定點暗殺

小型巡飛彈也可以用來對付政治對手。2020年,以色列涉嫌使用人工智能控制的機槍擊斃伊朗頭號核人物穆赫辛·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這次襲擊花了八個月的時間來謀劃,并需要走私重約一噸的槍支部件。小型巡飛彈,例如在利比亞使用的Kargu-2,由于其結構緊湊、運輸方便、能夠垂直起飛以及射程較遠,將使這類暗殺行動更容易進行。隨著人工智能的進步,將有越來越多的政權將尋求使用自動制導的小型巡飛彈來消滅政治對手。

(3)區域力量投送

小型巡飛彈為弱國政權提供了一種新的區域力量投送工具。2020年,阿塞拜疆在奪回與亞美尼亞長期爭議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的戰役中使用了以色列和土耳其的巡飛彈。在戰爭期間,阿塞拜疆的巡飛彈很難被發現和反擊。最終在沖突結束時,阿塞拜疆控制了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大部分地區和和亞美尼亞的一些領土。

巡飛彈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成功在全球引起了反響。例如,以色列“哈洛普”(Harop)的開發商以色列航空工業公司(IAI)表示,“一些亞洲小國”已經表示有意使用巡飛彈來武裝海軍,以保護其領土主張。韓國和印度也在與以色列國防公司合作,旨在制造他們自己的巡飛彈。

  3.2  非國家暴力行為者對小型巡飛彈的使用  

非國家暴力行為者可以使用小型巡飛彈來增強其力量投送能力。例如,墨西哥販毒集團最近將商用無人機(通常是中國制造的大疆無人機)武器化,用于對抗墨西哥當局。這些無人機在資金雄厚的大型販毒集團中尤其受歡迎,如哈利斯科新生代集團(Cártel Jalisco Nueva Generación)和圣羅莎·德利馬集團(Cártel de Santa Rosa de Lima)。這些販毒集團所使用的大多數大疆無人機的市場價格在1000美元到2500美元之間,但也有報道稱,他們也會使用更先進、更昂貴的無人機型,例如大疆“悟2”(約7000美元)。相比之下,美國制造的“彈簧刀-300”無人機售價為6000美元。

販毒集團在墨西哥的成功并非特例。其他非國家暴力組織也會對弱國使用小型巡飛彈。例如,2018年委內瑞拉的反政府組織在企圖暗殺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總統時使用了一種臨時的小型巡飛彈。

 

4、美國對小型巡飛彈的應對措施

限制小型巡飛彈擴散的最佳方法是將其重新歸類為輕武器,并將其納入區域性常規武器條約。在每一次出現小型巡飛彈的沖突中,小型巡飛彈都是從以色列、土耳其和中國等知名的無人機制造國購置的。美國認為,只有更了解小型巡飛彈的銷售商,而不是去了解將在何時何地使用小型巡飛彈,才可能通過更好地鎖定這些武器的銷售來限制其擴散。針對上述問題,美國威廉瑪麗學院全球研究所提出,除了向脆弱國家提供武器安全和銷毀訓練外,還可以通過區域性武器協定來解決小型巡飛彈的擴散問題。

(1)增加對高危國家的外國援助

向脆弱國家提供反小型無人機技術(C-sUAS)是提高各國防御小型巡飛彈能力的最直接方式。C-sUAS是一套用于探測、干擾和/或禁用小型無人機的技術和策略。手持武器、陸基武器和無人機武器為各國提供了保護公民和防御易受攻擊建筑物的能力。美國可以向其盟國和伙伴國提供C-sUAS技術,并為他們提供使用方面的培訓。然而,僅提供C-sUAS技術并不能阻止小型巡飛彈的每一次成功使用。

美國可以將小型巡飛彈列入國務院武器銷毀和削減計劃的武器清單,從而向脆弱國家提供更全面的援助。美國國務院武器銷毀和削減辦公室的任務是減少“危險的、非法擴散的和不加區別地使用的戰爭常規武器的有害影響”。因此,這是美國用來幫助各國查找和保護小型武器和輕武器的主要工具之一。

(2)擴大MANPADS特遣部隊的規模

單兵攜帶防空系統(MANPADS)由于具有紅外瞄準等特點,曾被認為過于先進而不被認定為常規輕武器,但現在已被列入所有輕武器清單。MANPADS是一種肩射式防空武器,通常利用對飛機發動機的紅外跟蹤來捕獲目標。美國的“毒刺(Stinger)”和英國的“標槍(Javelin)”是2種典型的MANPADS。在冷戰期間,這些系統被提供給代理國家在沖突中作戰。

冷戰結束后,成千上萬的MANPADS面臨落入恐怖分子手中的風險,這些恐怖分子可能會把商業航空公司作為攻擊目標。然而,在20世紀90年代,這些武器并未被廣泛認定為常規輕武器。但由于MANPADS對商業航空公司構成威脅,美國最終將其歸類為常規武器。美國在脆弱國家建立了武器銷毀和儲存安全計劃,并于2006年將這些工作歸為一個小組負責,即MANPADS特遣部隊。美國可以擴大這一計劃,或者成立一個姊妹特遣部隊,來解決小型巡飛彈的擴散問題。小型巡飛彈僅僅是輕武器技術的最新進步,其以MANPADS中的紅外瞄準等特征為基礎,并配備了更精確的光電相機進行瞄準。這些進步使它們比MANPADS或輕型迫擊炮等武器更具殺傷力,更容易使用,因此迫切需要限制它們的擴散。

(3)擴大區域性常規武器條約

美國可以采取的最全面的行動是推動將小型巡飛彈納入區域性和多邊常規武器協定。有許多條約涉及輕武器貿易的透明度問題,以及包括在所涉武器清單中列入新武器的機制。

20世紀90年代末,美國推動將MANPADS納入《瓦森納協定》。1996年《瓦森納協定》是主要武器出口國(包括俄羅斯)的一項承諾,即承諾提供關于其常規武器和兩用貨物出口情況的資料。2003年《單兵攜帶防空系統出口管制要素》(以下簡稱《要素》)為《瓦森納協定》增加了關于MANPADS的指導。在其通過之后,其他區域性組織以《要素》為例,將他們自己的MANPADS納入到區域性武器條約中。這起初只是在一項多邊條約中小規模推動,但最終卻成為國際法的一項規范。將MANPADS納入《瓦森納協定》的進程,為美國將小型巡飛彈納入其他區域性武器貿易協定提供了一個范本。

 

5、結語

小型巡飛彈的擴散對脆弱國家構成重大安全威脅。弱國政權可以使用小型巡飛彈來鞏固其權力,而非國家暴力行為者則可以利用其挑戰弱國政權。因此,脆弱國家數量較多的地區有可能成為激烈爭奪的空間。必須認識到,未來的常規武器正變得越來越智能。小型巡飛彈最終將實現完全自主,能夠在沒有人為干預的情況下選擇目標并執行任務。它們的飛行速度會更快,而且幾乎無法阻擋。在目前這個時間點,存在一個很小的機會之窗來遏制這些武器的擴散。美國威廉瑪麗學院全球研究所認為,應當利用當前的武器銷毀計劃和常規武器條約來解決小型巡飛彈擴散的問題。美國可以效仿過去限制MANPADS擴散的主張,擴大其國務院武器銷毀和削減辦公室以及區域性協定所涵蓋的武器范圍,將小型巡飛彈納入其中。

                                                                                                                            作者李皓昱

  • 關鍵詞:
  • 防務快訊
  • 自主無人機
索取“此產品”的詳細資料,請留言
  • *姓名:
  • *手機:
  • *郵寄地址:
相關閱讀
色欲午夜无码久久久久久